Mr. 王空格

知交半零落

这周R听到同办公室的师兄要离职了。师兄年纪不轻,70后,已经秃了头。但逗B的性格总让整个团队其乐融融,气氛很好。要知道,这样的部门通常总是剑拔弩张充满心机斗争的。

在饭桌上,秃头师兄向R讲了不少未曾提及的旧事。刚刚入职就屡遭老大蹂躏的失意,5年未曾有职位变动被自己民企老板老爸的奚落以及对自己继续留在目前这家企业前景的迷茫。这让本想劝他留下的R无言以对,秃师兄两个儿子,老婆从毕业就在家带孩子,在自己父母和妻儿前的危机感和压力是R没办法完全体会的。酒桌上中年危机的潮气似乎升腾起来凝结在屋顶又重新落在所有人的头上,或多或少的浸入心里。

目送秃师兄上了哈佛H6专车,回来的路上R心里很失落,他感觉这个嘻嘻哈哈的师兄走了以后职场旧真的是职场了,办公室除了boss也再没比自己入职更早的员工。5年,送走好多人,把自己从萌新送成:送成什么呢? 想了半天,叫独立的职场人吧。

如果从国外杀回来是自己人生求学一幕的落幕,那1个月后秃师兄的离开以及公司再次的架构变化称得上是第二幕的揭开。新一幕了,位置和心态都变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