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王空格

解忧杂货店-回答问题的,是自己

两个晚上看完了解忧杂货店。
R要求自己现在读书读完都要写篇笔记。

东野圭吾刻绘了个温暖的治愈老人,浪矢爷爷。很多人读完恐怕会想,如果身边有个这样一个浪矢老人该多好。而我想问两个问题:
如果真有这样的老人帮助出谋划策,最终做决定的会是谁呢?
我们又在什么时候时刻才会认识到以前忽视的东西,往前迈进一步呢?

老人说,其实在问之前,询问者手上早已拿好了地图了。只是没有看,或者不知自己的位置。

人看不到的东西,温暖的老爷子也好,强盗小偷也好,恐怕都无法让他看到。能教会某人东西的,只有未来的某人自己。 未来的自己之所以可以,是因为他本就是某人自己,具有他自己的所有本质。 而未来与现在自己的界限只是一条将变未变的灰色地带,人走到这灰色地带的时候,或者事或者人,才能推上一把。意识到曾经的东西也好,学习新的知识也好,恐怕都要等到这个时候。就像孩子不能懂得为人父母的辛苦艰辛,除非他在迈向未来那个为人父母的自己的时候才有可能稍有领悟一样。别忘了,浪矢爷爷也曾经是爱皆月而未得的穷小伙,也是一步一步,寻得未来那个自己。

于我而言,解忧杂货店那个老人,是未来的自己。只是别忘了,对那个尚且稚嫩的过去自己,稍微温暖,稍微用心,稍微负责些。

---我的生命也是一条河,少年悉达多、成年悉达多和老年悉达多只是由于幻想而有区别,而非由于现实。悉达多的不断新生并非过去,他的死一集终归于梵天也不是发生在将来。(黑塞《悉达多》)


评论